最新动态

ALP人物|传奇的「面孔」和他的传奇主唱
时间:2023-10-20 10:37:22    来源:本站     点击:811

2020年5月,成军31年的面孔乐队,发布了同名专辑《面孔》。


640.jpeg

这张专辑面孔从2017年开始筹备,到2018年因为更换乐手,不得不重新编曲制作,2019年,面孔又受邀参加《乐队的夏天》,等这张专辑正式面世,距离面孔上一次发行实体专辑已经过去25年。

时针往回拨到25年前的1995年,那时的面孔有张更华丽璀璨的脸。那年面孔发行了专辑《火的本能》,光是正版专辑就大卖70万张,其单曲《梦》曾经创下过电台排行榜17周冠军的记录,也为几乎空白的中国流行金属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
640 (1).jpeg

众所周知面孔《火的本能》这张专辑的贝斯,大部分是唐朝乐队曾经的贝斯手张炬录制的,算是张炬的遗作。张炬也是面孔乐队成员讴歌和欧洋的师傅,一开始他们跟着张炬学霹雳舞,后来玩摇滚。讴歌拿起了吉他,欧洋选择了贝斯。


1988年张炬和丁武成立了唐朝,欧洋和讴歌跟着唐朝学了两下子,一年后也玩起了乐队。只不过刚开始他们还不叫面孔,叫「失去控制」。他们应该算是中国第一支少年乐队,刚组队时平均年龄都还不到18岁。


640 (2).jpeg
讴歌和欧洋
歌和欧洋后来还和张炬一起来到了香港红磡,次年张炬意外离世,面孔乐队一年后也宣布解散。


但在1997年,面孔曾为张炬重聚,讴歌欧洋和面孔主唱陈辉录制了一首纪念张炬的《习惯》,收录于《再见,张炬》。陈辉同样尤为感激张炬对他的帮助和鼓励,他至今还记得张炬跟他说过的话“你记住,你一定会成为一个摇滚明星,你一定会受万人瞩目的,你一定要努力”。


640 (3).jpeg
高原 摄

张炬对陈辉的鼓励仿佛在1995年便已经成真,但谁也没想到万人瞩目后是漫长的暗淡消沉。


九十年代初,魔岩文化推出了一张中国摇滚合辑《中国火》,收录了面孔的一首单曲《给我一点爱》,之后面孔主唱和鼓手离队,乐队难以为继。


1992年,陈辉经人介绍去面孔面试主唱,之前面孔找了很多主唱都不满意。陈辉唱了一个小时,听得面孔成员眼睛都亮了。随后讴歌和欧洋(三哥)归队,加上主唱陈辉、鼓手胡伟,组成了面孔乐队最经典阵容。


640 (4).jpeg

此前的陈辉也早已接触音乐,最早可追溯到自己五岁时,只不过一开始学的是小提琴。日后陈辉听到了齐秦,一下迷上了木吉他的声音。10岁那年生日,表哥送了陈辉一把吉他,他刚会弹几个和弦,就非常自信地想写歌了


16岁那年,陈辉进入北京青年音乐团当歌手,和窦唯是同事。最初陈辉是拉第二小提琴的,但总拉不准,好在同事都很喜欢他,就让他在乐团打杂。后来一次偶然上台唱歌,公司发现陈辉唱功和台风都太足了。陈辉于是成了乐团的歌手,为一些一线歌手暖场,到处演出,翻唱小虎队之类的。


有次团里的吉他手,给了陈辉一张Bon Jovi的卡带,第一次听到《I’ll Be There For You》,少年的陈辉就嚎啕大哭。从那之后,陈辉开始接触到一些国外乐队的作品,再演出时唱的就是黑豹和唐朝了。


640 (5).jpeg

加入面孔后,陈辉就离开了乐团,这其实是个非常冲动的选择。因为他在团里等于是有一份非常有保障的正职工作,演出拿到的待遇也不低,但组乐队、搞摇滚乐,才是那个年代男孩最想干的。


面孔很快签约了音乐公司,经常和唐朝、超载、窦唯拼在一起演出,被大家称为“糖炒面豆”。1995年,面孔发专辑《火的本能》,中国摇滚历程中一张绕不过去的经典。


陈辉老师现在依然觉得《火的本能》算国摇的标杆作品,用几个词评价就是:多元、华丽、真诚、新锐、首首经典,好听。


640 (6).jpeg
面孔演出 高原 摄

但到了1996年,因为专辑版税收益与公司发生矛盾,以及乐队未来定位的分歧,面孔与公司解约。因为这件事,成员心理上也变得不太健康,面孔解散。


乐队解散后,鼓手去做了音响工程,讴歌和欧洋去了超载。只有陈辉无处可去,他把面孔当作一个“小岛”,离开乐团后的精神支柱,没有面孔,他也没有继续做音乐的动力了。陈辉决定自我放逐,离开北京这个伤心之地,南下去了深圳。一年后陈辉回来录了个人专辑《解脱》,但感觉还是没做好,于是再次回到深圳,一直待到2003年。


640 (7).jpeg
高原 摄

刚到了深圳那几年,陈辉没有选择再唱歌,宁愿戴着假头套为服装店揽客。有朋友介绍陈辉去罗湖区一个叫老街的地方,弄了一个摊位卖服装,有了一个“老街王子”的称号。后来库房春节被偷,陈辉没有再继续。那个年代无数人在南方创业致富,但陈辉显然没有敏锐的经商头脑。有次陈辉生病,一个人在出租房床上躺了四五天。要不是朋友发现,他可能就饿死了。这次经历之后,陈辉觉得他不能再这样随波逐流下去了。


640 (8).jpeg

2000年左右,有深圳朋友开了一个叫“根据地”的酒吧,开业请陈辉上去演出。陈辉那时候组了一个翻唱国外经典的“红鹦鹉乐队”,一上去场子就炸了。Live House在深圳也正如雨后春笋生长出来,陈辉和他的红鹦鹉乐队,演出计划排的满满当当,他们再也不愁钱了,但这样的跑场生活显然不是陈辉想要的。


陈辉的酒吧老板朋友,很喜欢摇滚乐,一周两周经常邀请北京的乐队来演出。这些乐队陈辉基本上都认识,朋友便请陈辉来接待,负责他们的行程和住宿,老一辈的有老崔、唐朝、超载,还有像新锐的有二手玫瑰,扭曲机器、战斧,果味VC等,他们给陈辉老师起了一个新的称号——北京摇滚驻深圳办事处接待部主任


陈辉自己评价他这个主任做的很称职,一定给那些朋友留下了美好的回忆。通过这种方式,陈辉保持着与摇滚乐若即若离的的联系,但每次看到熟悉的乐队来演出,依然在舞台上嘶吼高歌,陈辉内心总会被触动。


640.png


有次三哥和高旗来深圳演出,力劝陈辉回去继续做音乐。真正促使陈辉老师行动的则是一位铁杆乐迷朋友,他听了陈辉老师写的一些歌,遗憾他不再做自己的音乐是暴殄天物,更加积极地为陈辉老师寻找机会。后来在这位朋友的牵头之下,陈辉回到北京加入了滚石唱片,满心期待的结果却是滚石唱片退出大陆,办事处人去楼空。


2005年。再一次经历绝望的陈辉,去了一趟西藏。高反加上轮胎爆胎,陈辉昏迷在一片无人区,好在有村民发现及时救了他。


陈辉死里逃生回到北京后,有朋友提到有个音乐节邀请穷街的主唱塞巴斯蒂安·巴赫参演,希望面孔能重组起来跟巴赫同台。于是借此契机,陈辉和三哥终于再次以面孔的名义回到了舞台。

640 (1).png
2006年,在三哥的劝说下,面孔宣布重组。2007年3月,面孔在MAO开启了重组后的第一场音乐会,从livehouse出发,再找回乐迷,积攒新的乐迷。他们庆幸很多乐迷依然记得面孔,重新蓄满力量的面孔,开始作为音乐节和Livehouse的压轴演出,也不断经历着人员变动的阵痛。


ALP看到的陈辉老师,也是岁月雕琢、涅槃重生后的陈辉老师了。2017年的六月盛夏,陈辉老师来我们ALP的杭州办公室参观,简单交流之后,陈辉老师为ALP吉他拍摄了艺术照。


640 (9).jpeg

2017年7月,在为期5天的淘宝造物节现场,陈辉也来到我们的展位,用ALP吉他民谣款DRA-200弹唱《梦》、《七月》、《似是而非》、《外面的世界》。当时参展看陈辉老师弹唱的观众,现在回想起来应该会感到很梦幻吧。


640 (10).jpeg

2018年,陈辉老师也不辞千里来到浙江瑞安,参加了我们和中联乐器的年度盛会。


640 (11).jpeg
陈辉老师和陈磊老师

2018年,面孔带着新EP《幻觉》继续全国巡演之旅。2019年,面孔乐队参加了音乐综艺《乐队的夏天》。陈辉首场演唱的面孔经典曲目《梦》,不知唤醒了多少摇滚乐迷的青春记忆,陈辉老师也因为一张冻龄的“脸”上了热搜。


640 (12).jpeg

陈辉其实一度非常顾虑要不要参加乐夏,害怕晚节不保,担心乐夏和其他综艺节目一样乌七八糟。但参加之后他们发现很享受,更意外的收获是有更多年轻人知道了面孔,爱上了摇滚乐。乐迷们惊讶于面孔乐队已经成军三十年,主唱嗓音没有多大变化,依旧清澈透亮,陈辉老师也是俊朗面孔和少年气质。看上去总是精力充沛,自信爆棚。


这大概和陈辉老师的的心态有很大关系。一个乐观的现实主义者,会常常到北京最古老的古寺——潭柘寺,为众生许愿


陈辉老师的生日是年元旦,有一年年末演出,台上工作人员、台下所有歌迷,一起为他唱生日歌,感动不已的他不觉得自己又老了一岁,而是觉得有音乐太好了,一点让人不觉得老。而且就像人们常说的,想要年轻,就一直和年轻人在一起。现在的面孔,有90后、00后粉丝,乐队成员也有80后90前。


640 (13).jpeg

陈辉老师还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,他的内心与外界想必早已达成了和谐。兜兜转转三十年,还能做音乐和演出,让陈辉感到新时代的到来没有那么可怕,摇滚乐仍有它的力量,他也从不认同“昙花一现”是摇滚乐的标签。他相信只要保持音乐的品质,总会有人来欣赏。


2021年,陈辉老师参与了芒果的综艺《披荆斩棘的哥哥》,坦言是为了追星,能和偶像们同台。


640 (14).jpeg


而乐迷们也赋予了陈辉老师别样的期待,那就是陈辉老师在节目中说过一句:“把中国摇滚全家人的面子找回来”,让更多人见证什么是摇滚精神,和什么是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。


640 (15).jpe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