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动态

ALP人物丨多面的丁武大哥
时间:2023-09-25 10:19:42    来源:本站     点击:669

ALP与中国著名摇滚乐队唐朝的缘分,有作为中国摇滚音乐的见证人和缔造者的主唱丁武老师,也包括贝斯顾忠老师和前吉他手陈磊老师。

WeChat_1470898253.jpeg



今天这篇推文走近唐朝乐队的灵魂人物——丁武老师,让我们细细品味这位中国摇滚的风云人物四十余载的音乐旅程,也打量那些影响他的重要元素。


SIDE 1


地点:东北、北京



1962年年末,丁武出生于北京的一个军人干部家庭。1968 年,因为父母被下放到黑龙江温春的五七干校,六岁的丁武也跟着来到了东北。

640.png

丁武 绘

童年时期的丁武,在东北和大自然亲密接触,有的是玩的,却没有什么音乐可以听,当时中国只有八个样板戏。但丁武也跟着样板戏从早到晚学唱,这正是《梦回唐朝》中那段京剧念白最初的雏形。十二岁时,丁武又随父母回到了北京读书,显露出绘画才能,因而进到少年宫学画画。这一阶段丁武接触到了一些西方早期摇滚乐,通过一只老式收音机。


尽管在东北只有短短几年时间,这几年却对丁武性格的形成影响深远。身处文革的动荡时期,丁武得到的却是无人管束的自由,满眼旖旎的山水风光,和天性的释放。一直到14、15岁,丁武还做梦梦见大东北,而这似乎也埋下了日后丁武热爱摇滚乐、辞职搞音乐的种子。

640.jpg

丁武 绘

1976年7月,唐山发生特大地震,丁武的学校停课。丁武和朋友出去玩,偶然的机会第一次摸到了吉他。他一下子被吉他迷住了,于是开始学习弹奏古典吉他。


1978年,丁武考入北京市工艺美术学校美术系,在此期间迷上了摇滚乐。1982年,毕业后的丁武任职美术老师,用画画挣的钱,攒齐了玩摇滚乐的装备。
微信图片_20230925104054.jpg
丁武 
通过摇滚乐,丁武像是再次回到了在东北那段快乐的时光,而其他的活动,都令他倍感压抑。他蓄起了长发,穿破裤子,还打了耳洞。1985年,父亲虽然强烈反对,丁武还是辞职走上了音乐创作的道路。
6402.png


两年后,丁武找到李彤、王文杰等人,成立黑豹乐队,但他很快就离开了。随后丁武还参与组建过其它几支乐队,聚聚散散,一直也没有稳定下来。


SIDE 2


地点:新疆



辞职搞乐队的几年时间,丁武一直在北京,感觉像是被困住了。八十年代末,突然有了一个机会能和朋友前往新疆,亢奋的丁武毫不犹豫就出发了。他和朋友的新疆之行很像“垮掉派”代表作家凯鲁亚克写的《在路上》,没带什么钱,漫无目的一直沿公路流浪。
6403.png
唐朝乐队 肖全摄于新疆

丁武在新疆看到了像东北一般辽阔的土地,还会了当地的都塔尔,和能歌善舞的当地居民打交道,也深深被这个民族的开放随性浸润。在新疆,丁武忘掉了自己是一个北京来的人。他晚上穿着大衣,白天光着膀子,赤脚走路


外出两个多月,他们走到了和田,想再去塔什库尔干。但如果继续往前走,就可能饿死。他们只好选择回头,最后沿路乞讨,要饭回到北京。
6404.png
丁武 肖全摄于新疆

这段自虐式的旅程,丁武的感受是特别快乐。他用积累的音乐素材,内心的苦修历练,回京后写下了《太阳》这首名作。1993年9月,唐朝乐队到新疆乌鲁木齐演出,《太阳》一起,全场沸腾。


丁武后来遇到一些事情和问题的时候,想到曾经有过新疆这一段经历,便觉得没有什么好怕的了。


SIDE 3


关键词:唐朝、摇滚



1988年,丁武和张炬、郭怡广等人,组建唐朝乐队,正式开始了摇滚生涯。


唐朝乐队的爆火和当时的时代气氛密不可分,刚刚经历过十年文革浩劫的年轻一代,正面临空前的信仰危机。摇滚乐恰逢其时进入中国,叛逆、躁动,帮助迷茫的人们挣脱了思想的禁锢。

6405.gif

《梦回唐朝》MV


1989年,唐朝乐队应邀参加在北京首都体育馆举办的90年代音乐会,开始引起乐迷关注。几个月后,唐朝得到台湾滚石唱片的合约,开始录制专辑,92年《梦回唐朝》发行,传闻一举获得了1200万的销量,各地磁带经营部排起长龙。

6406.jpg

但乐队的爆红,反倒让主唱丁武疑惑不解起来。他有点骨子里的不自信,总觉得好像路子不对,哪里做得还不够好。还来不及静下心来想明白,1994年,唐朝乐队被推上香港红磡体育馆中国“摇滚新势力演唱会”的舞台,人们评价中国摇滚乐迎来了“黄金年代”。

6407.gif


丁武却说说所谓的摇滚黄金时代,是大家幻想出来的。从最开始的怀疑,丁武走向了无情地推翻、解构。
6408.jpg

丁武的看法是那时中国的音乐产业并不健全,搞音乐的都挣不到钱,他们的乐队演出也少得可怜。最艰苦的时期,他们可能三五天才吃得上一顿饭,用没有调料的便宜泡面对付。录完专辑后直到1998年,唐朝的演出也屈指可数,而且大都是非常小的场馆。唯独香港红磡那场演出,算是带有记录性。只出现了两三个知名乐队、几首传唱曲目,怎么能算“黄金时代”呢?

6409.png

这场许多人今天依然想"神话"的经典演出,丁武始终在拒绝它被标签化。


SIDE 4


人物:张炬



提到唐朝,张炬是一个绝对无法绕开的名字。作为乐队的贝斯手和创始人之一,张炬团结着唐朝,给乐队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快乐和活力。张炬也是摇滚圈内人缘最好的人,圈内的摇滚乐手很多都是经他搭线认识的。


张炬 肖全摄


张炬对未来要做的音乐满怀着雄心壮志,也是他推选丁武作为唐朝主唱。可惜在1995年5月的一个晚上,张炬意外遭遇车祸去世,一周之后是他25岁的生日。他走了,留下了没有做完的梦,也留给了一代摇滚乐迷无尽的伤悲遗憾。
64012.png
张炬和丁武 肖全
痛失挚友成为丁武人生中最致命的打击之一,他在采访中说,如果张炬还在世的话,他现在可能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张炬的去世剥夺了丁武后半生的另一种可能,从此他只能与自己对话。

64013.png

张炬和栾树 肖全

人们缅怀张炬,也像是缅怀一个时代。1997年,唐朝发布纪念专辑《再见张炬》。2005年,中国摇滚圈精锐尽出,参与录制了纪念张炬去世十周年的专辑,前黑豹成员栾树为张炬创作了《礼物》这首歌曲。11年后,《我是歌手》总决赛现场,丁武作为老狼的帮唱嘉宾,和摇滚圈半壁江山同台再度演唱了《礼物》。

64014.jpg


丁武每年还是会去张炬的墓前坐坐,和好兄弟说话聊聊天,在特殊的日子为张炬发纪念微博。丁武说:「对于我来说,张炬永远就会是一段故事,一段情怀。他已经板结、凝固在我的血液和心胸中了。」


SIDE 5


时间:2000s



张炬的去世,被很多人视为中国摇滚乐的重大转折。它的巅峰时期似乎已经逝去,众多乐队也开始凋零涣散。尽管当事人可能并不认可这一观点,但市场也的确发生了变化。

64015.png
新世纪的唐朝乐队

进入21世纪,中国也涌现了无尽摇滚乐队,摇滚却再也未能复原九十年代的元气盛景。早在数字时代来临的前夕,丁武就意识到了音乐市场的不景气。这些新组建的乐队早已没有了专辑销量千万张的雄心,大多数乐手甚至很难靠音乐养活自己。为了生计,他们身兼公交车司机、银行柜员或者酒吧老板……依然面临生死攸关的考验。

1998年,唐朝发行了第二张专辑《演義》,离开魔岩的唐朝却未能再塑传奇。唱片公司不愿再砸大笔钱投入专辑制作,尽管唐朝的地位摆在那儿,唐朝也无法再依赖唱片公司生存了,转而要依赖于整个市场大环境。

丁武觉得这些问题也不算什么,真正爱音乐的人不会埋怨这种生活苦。真正的问题在于是新世纪的文化和教育环境,不再允许摇滚乐袒露真心。

64018.png
2008 年,唐朝发行了第三张唱片《浪漫骑士》,专辑同名这首是丁武写给父亲的。唐朝仍有表达和雄心,听者却已寥寥,互联网让乐迷的选择转眼间井喷式变多了。他们想听什么就能听什么,还批评这些老乐队只会吃老本。但现在翻看《浪漫骑士》的网易云评论区,不少乐迷开始为这张专辑受到的冷落和不公评价叫屈。
唐朝乐队这十年有新人加入,也有旧人离开。丁武保持内心开放,迎接着失落和变化,继续寻找属于自己的舞台。

SIDE 6


时间:2010s



2015年,丁武客串了管虎指导的电影《老炮儿》,他扮演一位胡同里骑车的问路人。但也许当时走进影院的大部分观众,都认不出这位摇滚“老炮儿”了。今天掌握文化消费话语权的九零后、零零后,对唐朝可能还有耳闻,对丁武的名字则就更陌生了。

64019.png

电影《老炮儿》截图

2016年,摇滚天狼星刘文天登上《中国新歌声》,带来了一首《梦回唐朝》,不仅赢得了导师汪峰的青睐,丁武也邀请他未来一起演出。

这一年,丁武老师关注到了我们ALP这个新生的国产电吉他品牌,多次晒出与ALP吉他的合影。十五岁就开始唱唐朝的刘文天,后来也成为ALP大家庭的一员。

640100.png

金属材质、可折叠,ALP送给丁武老师这把充满革新感的电吉他,也像是预告和祝福丁武老师未来崭新的音乐探索。

640122.jpg
丁武老师与ALP杨总的合影
2018年,丁武签约唱片公司摩登天空,发行了从艺三十余年来首张个人音乐作品——《一念》。
640123.jpg
《一念》不仅是一张概念超前的音乐专辑,更是结合了丁武画作、拥有完整艺术理念的个人综合艺术作品。专辑收录的七首歌曲,以从一至七的数字贯穿,串连起丁武同期创作的七幅同名画作,以全新的手法呈现他更为深邃的内心世界。

640124.jpg

《六合彩》 丁武 绘

《一念》展现出了一个格外真实的丁武,他以鞭挞金属为基底,融合电子、工业元素,加以阴暗、抽象的旋律与和声,塑造出他独创的抽象另类金属风格。里面依然有愤怒,但是一种隐喻和理解性的东西。乐迷们总想把丁武置于摇滚乐的祭坛上膜拜,但他不愿活在过去,还想坚持做出点不一样的东西。
640125.jpg
在2019为新专辑开展的全国巡演中,每场演出丁武总会邀请一支年轻的重型/金属乐队助演,希望能以自己的江湖地位借给这些年轻的音乐人一臂之力。

2019年后,丁武想反过来活一次,他开始听更极端的重金属和血腥的音乐,把自己的音乐往更重的方向发展了。
640126.jpg

丁武2021年发行的专辑《什么》,就是一次以重型音乐为基底,融入了电子、Thrash Metal、Death Metal等多元音乐元素展开的音乐实验。对丁武来说,音乐已不再只是音乐本身,更像是一场想象力实验。


SIDE 7


关键词:画画



众所周知,唐朝是一个美院乐队,丁武老师另一个为大众熟悉的身份是画家。

丁武还是小孩子的时候,就对动物、陌生的人怀有好奇,在没有任何画画基础的情况下,他就会用画笔画个雏形。后来他学画画,辞职美术教师,走上音乐这条充满未知的道路,没有固定收入时,就靠画风筝补贴生活。
640131.jpg

丁武并不把音乐和画画两者分出个孰轻孰重,坦言两者都很重要。八九十年代,西方文化、音乐、美术,如洪水般涌入中国。新的创作思潮、理念,让丁武认识到美术和音乐的相互作用,它们都能提高审美,激发创作灵感。97、98年,丁武在中国当代艺术摇篮的北京花家地,待了很长一段时间,和二三十位艺术家混在一起画画。
640132.jpg
《歇菜》 丁武 绘

丁武的早期绘画作品多基于生活、自己的童年回忆,充满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。2010年11月,丁武首个个展——“嚎叫-丁武喊‘画’”在北京举办。之后丁武的创作则转向抽象、自由的表现主义,从时代记忆转化为内向心灵的探索。
640133.jpg
丁武认为和音乐一样,画画也需要死磕。不论任何时期,他都没有放弃画画,现在他也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作画和开画展上。后来丁武画画的材质也用到了“水泥砂浆”,它能给人更强烈的刺激感知,类似于音乐重金属的失真效果。


SIDE 8


人物:自己、女儿



进入不惑之年后,丁武老师有了一个女儿,从此他的信仰就从摇滚转移到了女儿米可身上。也许乐迷很难想象这位外表狂野的重金属摇滚“老炮儿”,同时也是一位温柔体贴的奶爸。
640134.jpg
疫情期间,为父的丁武有了长时间在家陪女儿的机会,父女俩一起画画、弹尤克里里。丁武也不忘为封锁在家的网友分享自己的电影片单,还多次进行厨艺直播,展示了如何做葱油饼、红烧鱼等家常菜,被网友评价"不会画画的音乐人不是好厨子"。2021年,丁武还爱上了骑行,代言了一个户外品牌,享受着慢节奏和家庭美满的幸福生活。
640135.jpg
丁武也戒掉了抽了很多年的烟,之前他多次尝试过,均不成功。但为了女儿的健康,他好像什么都可以做到。同时丁武开始注重养生,这个养生“包括精神层面和物理上的养生”。除了养生,丁武还主动去接触佛教。

丁武的音乐创作也伴随着女儿米可的成长,持续向新领域迈进。他一直想为女儿写一首歌,看着她一天天长大,一直等了2021年,才有感而发和米可合作了一首《蓝莓星球》。这首歌曲没有歌词,伴随着音乐出现的是米可的口白采样,趣味性与实验性并存。
有网友好奇米可有天会不会继承父业,但丁武并不限制女儿想做的事情,只是希望女儿有一个广阔美好的未来。发现女儿对绘画感兴趣,就肯花很长时间教她画画,自己的音乐和画画事业都可以抛却脑后。
640136.jpg

2022年,丁武参与了抖音出品的一档《赤热城市》的综艺,在不同城市的山水美食间留连,也和更年轻的音乐人碰撞交流。成军三十余年的唐朝,2019年吸纳了年轻乐手刘经纬、付大龙,由丁武大哥带领着继续走南闯北演出。舞台上的丁武大哥依旧硬气十足,那颗燃烧的摇滚之心,从未老去。
640137.jpg
不同的地点、年代,热衷的事业和挚爱的人,塑造影响了现在的丁武。而多面的丁武大哥,看上去有反差,却不矛盾。他做到了每一面都互不冲突,自然和谐
WeChat_1463460967.jpeg